2257499169.jpg 

聯合報連結:http://udn.com/NEWS/OPINION/X1/5921298.shtml

    中共黨內第十七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已於18日落幕,本次會議在政治面上,以習近平接任黨中央軍委副主席職務的行動,確立了第五代領導集體的地位,也宣示了大陸「後胡錦濤時代」新舊交班作業的正式開始;而在經濟與社會制度面上,則呈現出從低調的「有所作為」轉變為「大有作為」的「十二五時期」強國富民施政企圖心。

    經該會議通過後的「十二五規劃」草案,正式文本此時尚未公佈,但依慣例,應已進入徵求專家或高層細節意見階段,待章節互相銜接後,近月就會發布,並形式上等明春國家權力機關全國人大代表們通過後,便交付國務院實施,成為2011年到2015年中國社會與經濟發展的國家戰略指導文件。但實際上黨內通過「十二五規劃」案後,實質上就已成為對各級政府有拘束力的紅頭文件,明春全國人大只是蓋個通行章爾。否則構成「十二五規劃」重頭戲之一國務院關於加快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決定》子法文件,也不會在今年10月就公布,而不擔心遇到2011春後又要依全國人大意見修改內容的問題。

    此外,執行到2015年的「十二五規劃」也只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承先啟後文件,因為預計2015年後出台的「十三五規劃」,才是攸關中共「2020全面建成小康中國」重大盛世政治承諾能否兌現的關鍵報告。

    經濟面來說,十二五時期的中國經貿主軸將不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主軸,但這是自江澤民時期以來一直就寫在中共文件裡的,簡言之就是要中國「擺脫改革開放三十年來依靠出口訂單、依靠那些核心技術受制外國,同時勞力密集卻高污染製造業賺錢的日子」。十二五時期要達成此目標,能用的法子仍跟各國一樣很有限:即一方面振興、升級、現代化傳統賺錢的重點老產業;二方面用政府資本發展節能環保、次世代資訊技術、生技、高端設備製造、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車等所謂「知識技術密集、資源消耗少、成長潛力大的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前者其實是中國近十年來一直在努力的方向,後者則要冒著前期研發耗資費時的國際競爭風險。第三招,就是擴大內需,不再過度依賴外國市場訂單。

       因此吾人比較需注意的轉變,是出現在這些常見經貿政策辭令以外的一些意涵:

    首先,中共從以往追求自我綜合國力「量」的成長上,注意到質的提升與國際市場安全係數問題,未來將增加「國際競爭力」、「抵禦風險力」指標的建立。

    其次,對社會保障及民生消費的重視,可預見中國工資將因改善勞工生活而上漲,但工資的有控制上漲,也能吸引國際人才更願到沿海城市工作,同時也維持內地勞工的生產積極性,這對外資或台資企業來說,不見得完全是負向因素。

    其三,中國因國力的逐年強盛,面對挑戰與機會並存的戰略機遇期時,似乎有改變鄧小平時代時十餘年來奉行的「韜光養晦,有所作為」低調發展方針,轉為開始積極爭取公平、尊嚴國際地位的「大有作為」崛起戰略,預測其對外開放、對內改革的力度與速度,都會比過去十五到十一五時期增強。

    兩岸關係的好壞,一直是影響台灣發展的關鍵要素,面對十二五時期中國積極的崛起戰略演變時,各界宜注意分析其快速變化下帶給台灣之機會與挑戰,方為上策。

創作者介紹

三十七歲那年的暑假

ArmourForc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