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時的蔣經國先生,攝於台灣

作者: 三十七歲那年的暑假

 

   「樸實愛民的風格、上山下海的腳印」,是中華民國蔣故總統經國先生留給後人的最深刻印象。

    據官方統計,蔣經國先生生前到金門,有一百二十三次之多,關愛金門軍民之情,溢於言表。蔣經國先生這一百二十三次金門之行中,還包括兩次出現在金門最激烈的國共戰役中的紀錄:一次是留有與外國記者合影影像的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炮戰」時期,而更早也缺乏完整紀錄的,是早在民國三十八年十月「金門保衛戰(古寧頭戰役)」的次日中午,當國軍已將共軍圍困於古寧頭南北山地區時,蔣經國先生就曾在這場金門縣史上國共兩軍死傷最烈的大戰中,乘美齡號專機抵達西村機場,為金門火線國軍鼓舞士氣。

        蔣經國先生於金門古寧頭戰役時的行蹤全程,以往只有經國先生自撰的「風雨中的寧靜」一書中,略有片段描述,是至今最權威的引證依據,但經本文作者訪談當時「金門之熊」戰車部隊目前在台榮民後,那個在蔣中正總統下野、國軍潰敗撤台、共軍席捲東南沿海後志在必取金門的大時代環境下,一個時年三十九歲、當時擔任國民黨總裁辦公室第一組副組長、被台北的蔣中正總裁派遣為總裁代表從台北松山機場飛赴金門的壯年蔣經國先生,又再度浮現在世人眼前。

     先是,二十五日凌晨共軍登陸打金門後,兩軍血戰到二十五日下午,金門國軍已經將共軍位於東、西一點紅間的登陸區及擱淺船隻悉數摧毀,將共軍逼退到以林厝、南山、北山為主聚落的古寧頭地區困守。到二十六日上午,國軍見金門對岸共軍無法繼續登陸增援,便要利用二十六日白天收復古寧頭地區,結束戰爭,以免夜長夢多。

    此時的古寧頭地區共軍,是已經過國軍三軍二十五日連續打擊後退下的殘部,糧彈漸窘,戰力大幅降低,只剩不到一個步兵團的戰力,因此當時金門國軍最高指揮官、福建綏署代主任湯恩伯上將,見共軍登島主力既已被國軍擊破,遂胸有成竹的在二十六日早晨,自金門水頭湯總部去電向台北的蔣中正總裁報告:「金門登陸之匪已大部肅清,並俘獲匪方高級軍官多人

    台北的蔣總裁獲此捷報後,即遣當時只有黨職(國民黨總裁辦公室第一組副組長)並無公職身分長子蔣經國先生,以總裁代表之名義,自台北乘「美齡號」專機,赴金門慰勉官兵。

    是故,當二十六日上午十一點,國軍二次圍攻並終於控制林厝村大部分時,十一點三十分,搭載著蔣總裁代表蔣經國先生的美齡號專機,就已飛抵金門上空。

蔣經國先生在<危急存亡之秋>一文中記有:「十一時半到達金門上空,俯瞰全島,觸目淒涼。降落後,乘吉普車逕赴湯恩伯總司令部,沿途都是傷兵、俘虜和搬運東西的士兵。

    蔣經國先生在西村下機並到水頭湯總部與湯恩伯上將會晤後,立刻與湯上將並衛士同乘一輛吉普車,在戰場保密需求下,低調的趕往第一線:金門縣城北方的一三二高地督戰,並鼓舞沿途官兵士氣。蔣先生寫道:「復至最前線,在砲火中慰問官兵,遍地屍體,血肉模糊,看他們在極艱苦的環境中,英勇作戰,極受感動。

    蔣經國先生自下飛機到達一三二高地的時間,估計應在二十六日中午十二點至午後一點三十分之間,地點應在一三二高地或附近區域視察將士及古寧頭方面戰況,後因美齡號專機要於天黑前返回台北松山降落,始為安全,故倒推返台飛行時間下,約四十分鐘後,蔣經國先生即離開一三二高地或附近區域,乘吉普車準備到金門東南方的西村機場搭機返台。

約二十六日下午二時三十分時,日後被稱為「金門之熊」的陸軍戰車第三團第一營第一連的二十二號、三十一號、三十二號三輛戰車,正停於瓊林村西方一處平地待機。三十一號戰車射手陳國民下車在路旁持槍警戒。這時,載著蔣經國先生的吉普車抵達,吉普車看到戰車,便在道路上停了下來。

戰車第一連第三排敖士德排長當時在戰車砲塔上,他看到湯恩伯上將坐在吉普車駕駛旁的前座,蔣經國先生坐在後座,吉普車車一停妥,湯總司令便自前座跨下吉普車,而蔣經國先生選擇從後座直接跳下。

湯上將看到在戰車外頭持槍警戒的陳國民,便站在道路上,招手要陳國民過來,並問陳國民道:「你們營長在嗎?還是哪位官長在?」陳國民答:「我們排長在。」湯上將即說:「請你們排長過來一下。

由於湯上將還沒有表明身分,戰地又不掛軍階,敖士德排長等弟兄還不知吉普車上載的是誰,陳國民便跑去找敖士德排長:「報告排長,有官長找營長,並請你過去。

敖士德排長下車跑到道路上後,向湯上將敬禮:「報告!我是戰車排長,營長到前面去了。」湯上將即溫和的與敖士德排長邊握手邊說:「你們辛苦了辛苦,辛苦!」

接著,湯上將與敖士德排長說:「我是湯恩伯,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指著車旁的一位先生)是蔣經國先生。

不待敖士德排長向蔣經國敬禮,蔣先生便立即伸出右手與敖排長握手,以溫和而誠懇的目光看著敖排長說:「你們辛苦了,太辛苦了!」

親見高級長官到戰區視察的敖排長,激動的回答蔣先生:「沒有什麼,謝謝您老遠趕來看我們!

蔣經國先生接著問敖士德排長:「昨天二十二兵團部犒賞多少?」敖排長答:「好像是五千個大頭。」蔣經國先生便說:「那我也是一樣,請你馬上跟你們營長報告。」

敖士德排長聽完蔣經國先生的指示後,返回三十一號戰車,用無線電將訊息轉報給在前方指揮戰車營戰鬥的戰三團第一營陳振威營長,陳營長聽到後,回答:「好的,我知道了!

但蔣經國先生與湯恩伯總司令同時也走近三十一號戰車,原來蔣先生想跟陳營長直接通話慰勉,敖士德排長遂以車上的無線電協助。

湯上將先跟陳營長通無線電,說:「蔣經國先生已來金門,想看看你。」但陳振威營長因在湖南高地督導戰車營戰鬥,無法趕到現場,即如實報告。蔣經國先生隨後即將無線電送話器接下,接著跟陳振威營長通無線電:「陳營長,你這次作戰打的很好!你們蔣緯國副司令將你們的戰鬥情報呈給總裁看時,總裁很欣慰,希望好好努力!多殺幾個敵人!

無線電通話完畢後,蔣經國先生、湯恩伯總司令及敖士德排長三人次第下了戰車,湯總司令又對敖排長強調說:「請轉告你們營長,今晚以前,協同友軍全部消滅匪軍,同時請到司令部來領犒賞,暫時我不去看他,祝你們勝利!

蔣經國先生與湯上將隨後坐上吉普車。臨走前,蔣先生又高聲的對敖士德排長補充了一句:「請把我們的敬意帶給每一位戰友!」隨後吉普車發動,在引擎聲中朝瓊林、機場方向駛去。

蔣經國先生記有:「離開前線時,我軍正肅清最後一股殘匪。

由此推斷,蔣經國先生古寧頭戰役時期的金門戰地巡視路線,係由西村機場至水頭碼頭,待巡視金西前線一三二高地甚至附近地區後,復由西向東,經瓊林再返回金東之西村機場。在金門停留的總時間約在十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一點三十分至下午三點之間。

約五時後,蔣經國先生專機自金門飛抵台北松山機場。蔣經國先生記有:「到達台北已萬家燈火矣。金門登陸匪軍之殲滅,為年來之第一次大勝利,此真轉敗為勝,反攻復國之『轉點』也。甚願上帝佑我中華,使我政府從此重振旗鼓,得以轉危為安,轉禍為福,幸甚幸甚![1]

蔣經國先生下機後,便跟蔣中正總裁報告戰果,蔣總裁即拍發電報給蔣夫人宋美齡女士:「夫人:本日在廈門附近之金門島上,已完全消滅共匪一個軍,其軍、師、團長,皆已被俘。此種徹底之勝利,實為四年來之第一次也,而且對於台灣,防務更可堅固無慮,軍民皆可增加信心也。兄中正。宥(按:「宥」指十月二十六日發文)。

    依照蔣經國先生個性,在這一趟古寧頭戰地巡視過程中,除了國軍一三二高地駐守將士及瓊林附近的裝甲兵外,應該還有不少這次巡視路徑上的沿途軍民,都跟蔣經國先生談過話或被慰問,可惜基於當時的戰地保密及人員維安需求,吉普車上的幾個要員應該沒有逐一向每個軍民表明身分,以致於今日仍只有戰車營官兵的部份回憶,做為蔣經國先生第一次踏上金門此一歷史事件的補遺。

而就算只透過基層官兵的片斷回憶,也仍能使人發覺到蔣經國先生溫和的面容下,其實有顆敢於深入前線的勇敢之心。

時值金門保衛戰結束一甲子(本文完成於2009年),並蔣經國總統逝世十一周年之際,特以此歷史發現,撰成本文,以供我台澎金馬同胞共同追思紀念那些曾經默默為國家犧牲奉獻的前人及先賢。

 


[1]蔣經國,<危急存亡之秋>《風雨中的寧靜》,頁252

創作者介紹

三十七歲那年的暑假

ArmourForc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