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01010180820135867238237.jpg 

吳其軺中校抗戰時攝於中美空軍混合團的P-40及P-51戰機前

 

                              段菁菁    2010101808:20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在浙江省杭州市的一個普通的生活社區裏,生活著一位叫吳其軺的老人。他曾是抗日戰爭中聞名中外的飛虎隊飛行員,一生傳奇。

  10月13日零時28分,吳其軺老人安詳辭世,享年92歲。有人說,他的辭世可能意味著曾經在抗日戰爭正面戰場上叱吒風雲的飛虎隊的歷史上,中國再無親歷者。

一生低調,身份到2005年才公開

  15日,記者來到吳其軺老人生前居所。屋外的雨棚下,擺滿花圈,幾隻花圈上的落款頗有來頭:美國飛虎隊五大隊協會、中國飛虎隊紀念館……屋內的牆上,則掛滿了老人生前的照片,大多是老人當年在飛虎隊時的照片,照片裏的吳其軺英姿颯爽。

  吳其軺的小兒子吳緣不停地接著各地打來的慰問電話。他拿著一封唁電,是中國飛虎隊紀念館館長吳建宏發來的:吳其軺加入飛虎隊後,駕駛銀鷹痛擊倭寇,立下了赫赫戰功,為中華民族抵禦外敵入侵做出了貢獻……”

  根據家人回憶,吳其軺一生低調,鮮與人談及那段戎馬倥傯的歲月,其飛虎隊隊員的身份直到2005年才經由媒體對外公開。然而,飛虎隊的記憶顯然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吳其軺的腦海。

  他酷愛飛行,閒暇時就給兒孫折紙飛機玩。父親的紙飛機很特別,要用一大張掛曆紙折,立體感特別強,像飛機模型一樣。吳其軺的大兒子吳邊說。

  吳其軺,1918年出生于福建閩清。當年的吳家是福建閩清的一個大家族,吳其軺的父親吳鑾仕是當地著名鄉紳。在離亂年代,吳鑾仕讓膝下9個子女均接受了高等教育,並先後將兩個兒子送上抗日戰場。

參與88次空戰,打落日機6架,3次被擊落

1936年,吳其軺入黃埔軍校,同年轉到杭州筧橋空軍軍官學校,畢業後即投身於抗日戰爭。1943年,他憑藉優異的飛行成績和一口流利的英語轉入陳納德組建的中美混合聯隊14航空隊的5大隊,成為素有飛虎隊之稱的中國空軍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中的一員。

  參與88次空戰,作戰時間800多小時,打落日本飛機6架,3次被擊落。這是吳其軺在抗日戰爭時期,參加美國援華空軍時的作戰經歷。

  4次飛越駝峰死亡航線,見證了日軍的芷江洽降,親歷了南京日本投降儀式。當一切成為歷史,吳其軺只留下一枚飛行優異十字勳章、一枚航空獎章以及一枚單位集體榮譽勳章。這些用生命換來的榮譽,見證了吳其軺的青春與熱血,一度成為他在艱難困苦中生存的動力。

  不幸的是,30多年前家中遭受洗劫,3枚勳章一併丟失。勳章代表了父親的一生。吳緣說,1980年起,吳其軺開始了漫長的尋找,一找就是29年。

  父親每年都給美國空軍總部寫信,希望補回勳章,幾乎一年一封。吳緣說,美軍援華空軍第14航空隊第5大隊協會、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的武官,凡是想的到的,能聯繫上的,都寫過信。

  最終,吳緣找到了位於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的飛虎隊5隊協會,協會會長正是吳其軺當年一起飛行的戰友。2009年5月,第5大隊協會來信:美國空軍總部將給吳其軺補發十字勳章和航空勳章,不日就將寄到。

  如今,十字勳章和航空勳章已經作為捐贈物陳列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而唯一留在家中精心保存的,是一枚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的紀念章。在吳其軺眼中,這枚紀念章一直被他視為生命的里程碑。

從臺灣回到大陸,經歷文革,當拉貨的三輪車夫

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夕,遠赴美國西點軍校航空分校留學歸來的吳其軺在臺灣被授予中校軍銜。這時,一封父親的家書扭轉了其一生的命運。在家書中,其父言辭堅決而懇切地希望他能回到大陸,一起建設新中國。

幾經輾轉,吳其軺來到杭州,任職浙江大學。1954年3月8日,吳其軺在一次政治運動中受到不公正待遇——被遣送到余杭農場,接受學習改造,這一去就是整整20年。

上世紀70年代,吳其軺在清波針織手套廠當了一名拉貨的三輪車夫。沒有人知道,這個車夫曾是開著戰鬥機與日本軍機空中格鬥過的優秀飛行員,曾是西點軍校的高材生。吳緣說,平和是父親扛過人生歲月的秘密武器,為此他給兒孫取名:吳緣、吳量、吳邊、吳爭、吳端。

1979年,吳其軺平反昭雪。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的時候,他被更多的人想起來。如今,吳緣已經著手為父親寫一本40萬字的回憶錄。他告訴記者,雖然父親生前一直強調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但他畢竟是戰爭的證言者。寫下這40萬字,一方面緬懷先嚴,一方面也借由父親的一生表達戰爭對人類社會的破壞、和平生活的來之不易

創作者介紹

三十七歲那年的暑假

ArmourForc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